33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正義迷途 > 第九十五章 阿琪的身世
  “暗中調查。”馮遠想不出,這種時間段,會有什么人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這種蠢事。

  “的確很蠢。”三哥一拳砸在桌面上,看起來十分憤怒。“東南亞的地下暗網密布,連政府多半都是束手無策,幾個老鼠,居然想著調查。”

  三哥的擔心是有道理的。馮遠在幾年前就認識到這里的一潭污水深不可測,但又頗覺得欣慰。

  “雖然不理智,但這就是民意。”馮遠伸了伸胳膊,說道:“我們的存在目的是什么,三哥。”

  三哥瞧了瞧馮遠,眼里帶笑。

  “你說得沒錯。”

  “現在我擔心的是第二個疑點。如果說組織內部的內斗還有跡可循,那么第二個疑點,我就真的毫無頭緒了。”馮遠看向三哥,說道。

  他扶起馮遠,把他拉到座位上,給他遞了一雙筷子。

  “來,本來說什么也要拉著你喝一杯。看現在這樣,沒這機會,看你這幅樣子也不能喝什么,吃肉。”三哥給馮遠夾了幾大塊豬排。

  “邊吃邊聊。”三哥豎起筷子,給自己也夾上幾塊肉。

  從頭到尾,這位胖乎乎的三哥警官就沒聽過嘴,這會兒可是砸吧出滋味兒了,嘴里振振有詞。

  “這塊肉在本地也有講究,風俗上說的是肉質鮮美,其實不然。”三哥夾起一塊。“看上去的確像是肉質炸酥得冒油,但實際上不是紅燒,也不是翻鍋的俗肉,這塊肉講究在甜味和油的比例,骨肉之間有那么一點椒香,分離在口感上則更棒。”

  “這種肉,才配得上我的茶。嘿嘿。”三哥眼里有光,看起來對吃,他已經算得上半個專家。

  馮遠也打心眼里佩服。

  “說起來也就像這塊肉,只能看得到他的表面功夫,不入嘴嘗嘗,的確品不出個中滋味。”馮遠聽話地吃下兩塊肉排,倒覺得三哥的手藝的確不錯,肉汁在嘴里綻放開來,甜中少了幾分膩,再配上香茶,多了一分寡淡的肉香。

  “查案也是一樣。”盡管味蕾上得到了狂歡,但是馮遠的眉頭還是緊鎖著,臉色也不大好看。“現在我們看到的,恐怕都是敵人想讓我們看的。就拿這件案子來說,他們的手法如此熟練,甚至反偵察的意識都如此高,讓我很后怕。”

  “后怕?”三哥問道。

  “線索引導我們,讓我們的視線集中到了這個連身份都毫無知覺的兇手身上,實在讓我擔心,這究竟是我們自己查出來的,還是他們主動放出來,混淆視聽?”

  “這就有點草木皆兵了吧。”三哥搖搖頭。

  “我只是在想,下一步,他們到底會采取什么舉動。”馮遠盯著三哥,手里的筷子停住了動作。“有沒有什么可以透露的?”

  三哥頓了頓。

  “有。”他語氣篤定,態度堅決,但是在馮遠看來,三哥的確是下了個艱難的決定。

  馮遠連連點頭,嘴里有笑意。看到馮遠這樣子,三哥也滿臉帶笑。

  “吃歸吃。”馮遠一邊大嚼著嘴里的肉塊,不忘追問:“三哥,這件事你得好好跟我解釋。我看,你要跟我說的,多半跟那群孩子有關。”

  三哥摸了摸嘴,一大盤肉骨頭,阿琪待在一旁,心緒不寧,吃不下什么,靳爍更沒有什么胃

  口,只能便宜了兩人。他看了看馮遠,說道。

  “你的直覺還真夠準的。”三哥猶豫了會,開始解釋。“說破大天去,現在他們手頭也就兩件事,一是拿著籌碼,不管是分裂也好,跟警方談判也罷,這群孩子就算在他們手上,也姑且是安全的。”

  “最關鍵的是你,馮遠。”三哥伸出筷子,直指馮遠。“他們眼里的一根肉刺,恐怕以前以為只是只蒼蠅,但是現在他們不得不分出更多精力來對付你。”

  馮遠點點頭,這一點他已經有所察覺。從踏足這里開始,他們受到的針對就越來越嚴重,也是從時傾消失后,馮遠意識到,自己已經深陷泥潭的中央。

  “這事我早就清楚了,不如說,從戴上警察這頂帽子開始,就沒含糊過。”馮遠收起笑意,認真回答。

  “了不起了不起。”三哥拍了拍手掌。“那我就沒什么可以忠告的了,想要找回這些孩子,恐怕解鈴還須系鈴人。”

  三哥說著這話的時候,視線看向不遠處的阿琪。

  馮遠順著三哥的視線看去,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  “阿琪?”他疑惑地反問。“她知道什么嗎?”

  三哥點了點頭,沒言語。

  被點到名的阿琪突然像是從夢里驚坐而起一般,兩眼發直,愣愣不出聲。馮遠凝神觀察起阿琪來,說起來,這個神神秘秘出現的女孩,從最開始那副臟兮兮的模樣到現在搖身蛻變成了大姑娘,馮遠從沒看透過她。

  “阿琪。”盡管知道這么問十分不禮貌,但是馮遠的確有一種感覺,阿琪本人和這一系列的事件的確有所牽扯,這種牽扯可能比他想象的還要深。

  阿琪臉色煞白。

  “我?”她倉皇無措,含糊著眼神閃爍不定。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
  “別緊張,阿琪,是嗎?”三哥盯著阿琪看。“沒想到是個女孩兒。”

  三哥的視線從上到下掃過,看的阿琪有些不自在,她扭動著身子,悄然躲到馮遠背后,緊緊皺著眉頭。

  “我不是在懷疑你,你放心。”三哥安慰道,接著又捋起自己的袖子,粗大結實的胳膊上露出土黃色的肉塊,雕文一般刺出了一條藍色的鯊魚痕跡。

  馮遠認得這東西。

  “鯊魚幫會的標記?”馮遠仔細看了看,但又覺得不太一樣。(首發、域名(請記住_三<三^小》說(網)W、ω、ω@.彡、彡、x`¥[email protected]、o-м文)字<更¥新/速¥度最&駃=0

  “有點不一樣。”馮遠喃喃地研究起來,阿琪的臉色卻跌進了谷底里,蒼白無力,眼睛里的光色逐漸消失。

  “這,這是。”她捂起了嘴,眼里露出恐懼的神色來。

  “看起來像是鯊魚對嗎?這是你們的第一印象。”三哥舉起自己的胳膊,馮遠從他的手臂下方看去,才發現這里的端倪。

  原來這刺紋并不只有鯊魚的頭部,整個刺紋圍著上臂繞了一圈,形成一條環狀,除了鯊魚之外,還有一些威武的動物。

  “這些東西,嘿嘿。”三哥的眼光聚焦到了馮遠身后的阿琪身上。“你也有,不是嗎。”

  聽到三哥的話,馮遠立刻轉過腦袋,只見阿琪全身顫抖,捂著自己的手臂,哆嗦著說不出一句話來。33小說首發 http://www.myzmnf.live https://m.33xs.com

  “你,你是誰。”阿琪抬起頭,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戒備。三哥自然知道阿琪在害怕什么,他放下了袖子,嘆了口氣。

  “這東西,就是進入鯊魚會之后必然會有的一條刺痕,從下龍鎮這里出來之后,如果能進入組織的核心,還會在這些刺痕上加一些東西,所以最后的圖案十分古怪。”

  三哥似乎不太像回憶這一段經歷,說到這里,沒往下再說。

  “你想說,阿琪也是這樣?”馮遠皺著眉頭問。

  “這倒不是。”三哥看向阿琪。“我也不能確定,畢竟她現在的圖案已經看不清了,但是既然在下龍鎮的小孩,我想這也不奇怪,只不過這女孩比較特殊。”

  “特殊?”馮遠盯著阿琪使勁看,直把女孩二瞧得滿臉緋紅,也沒看出來什么特殊。“哪兒特殊。”

  “她手臂上的圖案,只是目測,但已經是我見過面積最大的了。”三哥這話說出來,阿琪突然失聲喊了出來。

  “你看到了?”她咬著嘴唇,眼里含著淚。

  “不好意思,姑娘。”三哥實誠地低下頭道歉。“救你們的時候,無意中看到,從上臂蔓延到整個肩膀,我想一般的干部通常都沒有這樣大面積的圖案吧。”

  “會不會是巧合,或者看錯了。”馮遠問:“我見過他們處理這些刺痕的辦法,那樣子實在算不上什么妥善處理,就算擴大化傷口,應該也是情有可原吧。”

  “如果是這樣就好,但為什么不聽姑娘自己說呢?”三哥看向阿琪,問:“你說呢?”

  阿琪抬起頭,茫然看了看馮遠,又看了看三哥,低下腦袋。她渾身上下就罩著一件棕色背心和斷在膝蓋的長褲,纖細的軀體看上去弱不禁風。

  “阿琪。”馮遠這時候也沒法再忽視這個“青年”身上蘊藏的秘密了,他轉過身,目光和阿琪正對在了一起,望著馮遠熾熱的目光,阿琪有些猶豫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咽了咽口水,感覺到身體開始發熱。“你們到底在說什么。”

  “對于鯊魚,你了解多少。”三哥神情變得十分嚴肅,讓馮遠甚至都有些無所適從,阿琪更是有些怯懦得不敢出聲。

  “鯊魚……我……我已經說得夠多了。”阿琪垂下腦袋,咬緊牙關。“而且,我真的不知道什么。”

  老實說,馮遠不想用審訊的辦法來對這些孩子,更何況是阿琪。但現在她這樣一幅扭扭妮妮的模樣,馮遠連猜都不用猜就能知道,她在撒謊。

  “阿琪,你這樣說話,只能證明,你的確知道。”

  “我不能說。”阿琪低下頭。

  “你不說?”馮遠有些錯愕,正在猶豫的時候,三哥拿出了他的辦法。

  “姑娘,你說不說都好,畢竟這是你的自由,我們即便是警察,也沒有權力干涉你的這個自由。”

  阿琪點點頭,沒有吭聲。

  “但是,如果因為錯失了良機,你的兄弟伙伴們因此受到了牽連,那幫壞人把他們運送到了移植醫院去,后果你應該比我清楚,對不對?”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33xs.com/

  三哥的語氣十分隨和,但是一字一句都顯得十分有力道,這番話說出來,阿琪再痛苦,也沒辦法把自己摘除了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捏緊了拳頭,眼角噙滿了淚。

  “我是董事長的女兒……”她像是放棄了一樣,說道:“鯊魚就是他手里的組織之一。”
黑龙江快乐十分11选五走势图